首页>馆藏之约、天津记忆

探秘千年克孜尔石窟壁画 ---天津美术馆

2019年07月22日   来源: 天津市文化和旅游资讯网




克孜尔石窟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拜城县克孜尔乡境内,地处天山南麓、葱岭以东,介于阿富汗巴米扬石窟和敦煌石窟之间,现遗存洞窟349个,壁画近10000平方米,以及少量的彩绘泥塑,表现了从公元3至公元9世纪佛教艺术在龟兹地区的创造发展与高度成就,是龟兹石窟的典型代表。



克孜尔石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佛教石窟,同时也是西域地区现存最早、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洞窟类型最齐备、影响广泛的佛教石窟寺遗存。它以独特的洞窟建筑形制和壁画风格,明显揭示出佛教经西域地区向东传播的历史轨迹,以及在传播过程中所形成的本土化过程,是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结品。其从不同侧面展示了这一时期内龟兹佛教文化的产生、发展、繁盛和衰落过程,也为特定的历史进程、文化传统、宗教艺术、民俗风尚、音乐舞蹈的发展与演变提供了丰富的证据。尤其是壁画的独创性和多样性,成为克孜尔石窟艺术的突出成就之一,具有历史的和审美的突出普遍价值,曾对新疆以东的河西、陇右、中原及中亚佛教石窟艺术都产生了显著的影响。是“丝绸之路”文化遗产不可或缺的构成要素,在世界范围内具有突出普遍价值。



1961年3月,克孜尔石窟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6月,克孜尔石窟作为“丝绸之路:长安一一天山廊道的路网”的一个重要遗产点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石窟是佛教艺术的综合体,由石窟建筑、壁画、彩塑三位一体所组成。由于历史原因,克孜尔石窟壁画被外国探险队肆意切割与肢解,流散在世界各地,使它们脱离了石窟母体,留给我们的是满目沧桑,不仅给龟兹石窟的整体研究工作造成了巨大困难,而且给公众欣赏精美的龟兹壁画留下了太多的遗憾。自1998年起,新疆龟兹研究院开始关注流失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方面情况,并派研究人员先后赴德国、美国、日本、法国、俄罗斯和韩国等国的博物馆和美术馆进行海外收藏情况调査。经过近20年的工作艰辛和努力,从调査所掌握的收藏情况来看,流失在海外的克孜尔石窟壁画目前大部分藏于德国,一部分在俄罗斯。还有一小部分流散于日本东京、京都、镰仓、大阪,韩国首尔,英国伦敦、牛津,匈牙利布达佩斯,法国巴黎,美国纽约、波士顿、华盛顿、旧金山、底特律、堪萨斯等地。新疆龟兹研究院现已从海外收集到8个国家20余家博物馆和美术馆内300余幅克孜尔石窟壁画的高清图片,尤其是二战后从德国柏林转辗流失到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70余幅克孜尔石窟壁画弥足珍贵,从未向外界公布过。



由于当年德国探险队在探险考察过程中欠缺严格的考古记录,以及不科学的命名,造成壁画出处混乱,错记、漏记及重复命名洞窟的现象非常严重,甚至有一部分壁画所出洞窟长期不之所属,再加上辗转再流失,给研究和考证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庆幸的是经过龟兹研究院研究人员不懈的努力,对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克孜尔壁画进行反复研究和考证比对,目前大部分璧画已经在洞窟内找到了原部位。同时,利用现代数字技术对这些壁画进行了虚拟归位复原使流散在世界各地的克孜尔石窟壁画终于回归石窟母体,恢复了克孜尔石窟壁画的历史本来面貌,这是一项价值非凡的研究成果,也是千年丝路石窟壁画,遗失百年之后的首次相聚。文化遗产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国家的金色名片。克孜尔石窟作为丝绸之路承载世界文明,以及多元文化融合交汇、佛教传播进程不可替代的历史典范,历经千载、虽然满目苍桑与斑驳,但其跨民族、跨文化的包容性与兼收并蓄的多元化创造,依然当之无愧的成为造福人类文明和文化艺术发展承前启后的摇篮。让我们一起共同致力于保护、传承、弘扬这一人类杰出文化遗产的伟业。


本项目为“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传播交流与推广资助项目”。


图文编辑:谢施

相关推荐
  • 体验天津
  • 乐道商城
  • 活动日历
  • 精品线路

版权所有:天津市文化和旅游局